王青博士谈国人学英语:美国幼儿园给孩子吃药的规定

所属专题:绘本资源汇总库  来源:王青博士新浪博客    要点:王青博士谈国人学英语  
编辑点评: 王青博士,美国洛杉矶加州大学(UCLA)应用语言学系博士,所在系其专业排名是多年的全美第一,美国的文科博士学位平均完成时间是七年半,王青花费八年时间终于在顶尖专业获得学位。对于英语学习,看看王青博士有什么看法吧!

国内幼儿园强制给每个孩子喂药的事情曝光出来了,而且似乎还不是个别几家的做法,有点行业潜规则的味道。这样丧失人性良知的事情发生在幼儿园里,实在是让人感觉不寒而栗。孩子在美国的幼儿园碰到这样事情的几率会有多大呢?美国是怎样规范这方面问题的呢?

我儿子在美国学前班这一年上的是公立学校。说到美国幼儿园的概念,稍微有点复杂,学前这一年叫“kindergarten”,国内翻译成幼儿园,本身是在小学以前嘛。这一年我个人喜欢叫做“零年级”,它自愿入学,但是在加州已经纳入了公立义务教育的正规系统内,由公立学校提供免费的上学机会。

一旦纳入了公立系统,所有校纪校规都会和相关的联邦法律和各类地方法律严格挂钩了。儿子学校明文规定,在学校范围内,学生不得服用任何药物,包括处方药和非处方药。这里学校手册上还特别举了一个例子,就是连“cough drop”都不可以吃。

这个“cough drop”类似于润喉糖,咳嗽时嗓子不舒服吃了有一点点帮助,药性应该比国内的含片还要低。儿子有一次感冒请假,病好后去上学,按规定要先去见学校的护士。护士看到他嘴里有一粒“cough drop”,就要求他吐掉,而且跟他解释学校范围内是不允许吃的。放学回来,儿子在书包里发现了一小袋“cough drop”,原来是妈妈好心给他放进去的,还让孩子紧张了一通,说是这样让他违反学校的规定了。

(各类的cough drops,药店超市都可以买到,就是糖的价钱,而且有各种不同口味。网络图片

学校为什么如此严格地“禁药”?道理不是非常简单嘛,怕担责任。哪个孩子吃出一点点问题来、哪个孩子给其他同学吃了、出一点点问题,整个学校得要担多大的责任呀。到了年龄再大一些,因为有些药品是毒品的近亲,这项规定执行得还更严格。这可不是儿戏!
所以在美国孩子病了,就一定要在家休息。如果碰到慢性病要常年服药的情况,需要有医生证明和处方,然后处方药交给学校护士,由这样拿着专业护士执照的人员负责给孩子按要求服药。任何药品在学校范围内是不能离开护士办公室的。

儿子在“零年级”以前,也上过幼儿园,那个年龄段就只有私立的选择了,国家教育系统还不管。私立学校在正规性、系统性、人员的配置等方面都没有公校这么到位,不过小小的私校有一点还是明确的,就是孩子病了就一定不要上学,免得传染别人。私立学校向学生收学费,本来嘛,学费收到,孩子来不来问题不大,这一点自由一些。而公立学校由州政府拨款,拨款是按平均出勤率计算的,如果孩子因病缺勤,那一天学校是拿不到钱的,所以公立学校希望出勤率高。即使这样,“只差钱”的加州公立学校还是规定孩子如果发烧,体温恢复正常24小时以后才能去上学,而且还要先接受学校护士的检查。在教育系统里,全体孩子的健康怎么都得要比出勤率或是经费拨款更重要吧。

服药,是牵动孩子健康的根本大事。按照中国的俗话,“是药三分毒”,这是一种常识,我实在想不明白那些给孩子强制喂药的人是怎么下得去手的。或许最合情理的解释就是无知,无知而无畏。这时候,如果靠知识和良心制约不了这样的恶行,中国社会需要的就是完善相关法律和赔偿机制。如果相关的法律能够完善起来,相关的从业人员和单位就会像美国的学校一样,对这样的事情看得比天都重,边都不会去沾,不但自己不会去喂药,怕是也要和美国一样,一律禁止孩子带药到学校去了。另外就是赔偿机制,各级责任单位应该专门备有一笔和商业保险挂钩的应急赔偿基金,专门对付这样的意外事件。比如我在去年记录过的一个例子,美国洛杉矶学区一名教师遭到性侵指控,学区出面赔偿了3千多万美金,每个受害学生约50万,就是从这样的基金里陪出来的。没有法律的严格制裁、没有专项基金的快速赔偿,受害人就只能是四处呼吁,而做坏事的成本就变得很低,类似这样的问题就会三天两头地出现了。

>>点击查看绘本资源汇总库专题,阅读更多相关文章!

最新2022王青博士谈国人学英语信息由沪江育儿网提供。

请输入错误的描述和修改建议,建议采纳后可获得50沪元。

错误的描述:

修改的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