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翰•伯宁罕:一次想像的旅行

所属专题:宝宝站学英语  来源:沪江育儿    要点:约翰·伯宁罕  
编辑点评: 这是一场想像的访谈录。为了讨自己和部分读者的喜欢,也就是说,为了节约时间,同时做到主题分明、条目清晰,编著者汇集了一些伯宁罕的资料,以访谈形式写成本文。文中杜撰了访谈者的形象;而受访谈者这个中心人物,则是图书中、资料间、人人认识的约翰•伯宁罕,而非他本人。访谈的问是空穴来风,答则常是有来历的。

约翰·伯宁罕经典作品汇集(绘本下载汇总↓↓↓↓↓)

,为一女记者,无名无姓,二十来岁,内心深处总有个小小的孩童。,为约翰•伯宁罕。

地点:英国。

时间:2011年。

问:说说你的童年。据我所知,很多作家都有个生病的童年。

答:比如?

问:莫里斯•桑达克,阿诺•罗贝尔。

答:而有的作家一生都在受疾病折磨。

问:?

答:比如说马塞尔•普鲁斯特,陀斯妥耶夫斯基。

问:……你阅读他们,我太吃惊了。

答:至于我,童年我的身体还好,只不过生活上不那么安定。我们在英国乡村租最便宜的房子。我父亲曾在一所学校打杂皆做园艺活儿,我上过10所学校,我总是得不断地适应新环境,结识新朋友。

问:第10所学校是夏山学校?

答:是的。我在那里待了三四年。

问:在我们心目中,这几乎是个神奇的地方,学生自由选择,想学什么就学什么。你是否为此自豪?

答:你也许想:自然地,伯宁罕在夏山这样的学校,理应门门功课都很好。不,情况正好相反。好吧,我得到了些自由,不过出夏山的时候,情况很黯淡,除了英文,我全部没有及格。

问:什么?真是叫人不敢置信!

答:事实如此。

问:难道你没有选艺术课?

答:包括艺术课。我也没能及格。

问:以这样的成绩,你如何进入随后的学业?

答:幸运的是,我把一些画稿带给伦敦的中央工艺美术学院, 他们接受了我。然后,我在那里学习了三四年,顺利毕业了。

问:你在那里认识了你的妻子海伦•奥森柏莉。

答:对,我们在1964年结了婚,生了三个孩子。

问:海伦•奥森柏莉女士也是杰出的图画书作者,你们两个经常交流工作吗?

答:我们彼此不喜欢谈论创作方面的事。

问:有时候,你脑中突然闪现了一个灵感,你难道不想征求你妻子的意见,好确定这个点子有多完美?

答:尤其是灵感,不能拿来互相交流。灵感就像是棵刚钻出地面的橡树幼芽,它可能会被踩上一脚,也可能被奚落,也可能受到这样那样的限制长不出来。你得耐心地等待好时刻的到来。在这个问题上,也许你更喜欢我妻子打的比方。她说,就像你买了件衣服,你穿上给别人看,而他们不喜欢,于是你再也不想穿那件衣服了。你变得神经过敏了。

问:你们经过很多年各自独立的图画书创作,后来你们合作了一本《小宝宝要来了》。

答:对,我们较早地起过合作的念头,但找不到合适的书。搁置了十年,我们终于推出了一本合作的书。它是对海伦•奥森柏莉之前一本图画书的改编。

问:画面有点儿仿古。

答:那是我们共同确定的风格,我们想起了自己小时候看的一些旧式漫画书。另外,我妻子偏爱日本画,她喜欢日本画的干净、简练,可能在绘画里有所借用。

问:书里有一个光身的孩子?这在儿童书里很罕见,自莫里斯•桑达克《午夜厨房》以来40年,仍然不常见。

答:呵呵,这我想也没想!他在洗澡,他很愤怒,所以他站起来了。要是他在公园里面光着身体,那就说不过去了。

问:可以说说你的历程吗。

答:童年生活不安定。这你知道了。

问:对。

答:思想上也是如此。我曾经担心音乐将消失。有天我听到电台上说,伦敦音乐会上满是德国人、犹太人,而那些人已经很老了,他们死去后,我们都不知道去哪里再找到音乐家。这下子我可担心坏了。

>>点击查看宝宝站学英语专题,阅读更多相关文章!

最新2020约翰·伯宁罕信息由沪江育儿网提供。

请输入错误的描述和修改建议,建议采纳后可获得50沪元。

错误的描述:

修改的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