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转人生的教育——来自阿拉斯加的奇迹

1

——《翻转人生的教育——来自阿拉斯加的奇迹》专题简介

图书介绍

1982年的一天,深受疾病困扰的我,有了一群新学生。
他们,居住在暴风雪肆虐的白令海偏远小岛。
他们,是祖祖辈辈以捕猎为生的爱斯基摩孩子。
他们,贴着“朽木不可雕”的标签。
他们,生活在美国,却连英语都说不流利。
他们,极度缺乏适合自己阅读的书籍,更不会使用电脑。
他们,对小岛之外的世界知之甚少……

就是这样的他们,居然还要组队去参加一场结果将决定他们的学校是否能够继续存在的竞赛。
一场全美国有史以来难度最高的知识竞赛,55个州,387所中学,3096名竞争者参与的“未来问题解决项目”,全美国最聪明的孩子聚集一堂,解答连大学教授都难以轻易完成的创意考题。
而我的学生,这群来自阿拉斯加偏僻海岛落后学校的顽皮孩子,等待他们的将会是什么呢?
这本如好莱坞大片一样精彩纷呈的原著作,一旦翻开,会震撼到每一位教育工作者和天下的父母们。因为,从这本书里面,可以体悟到——什么是最好的教育和最好的老师,以及最优秀的学业团队,发现孩子之间互助学习的力量!

作者简介

乔治•古斯里奇博士
美国著名教育家、作家,阿拉斯加费尔班克斯大学教授,曾任《科学》杂志总编辑。因对阿拉斯加中小学教育所作出的巨大贡献,曾四度荣获美国优秀教师称号。通过他的努力和教学实践,很多阿拉斯加乡村孩子,最终都在美国顶尖大学完成了学业。不仅如此,他还创作了70多部中短篇故事和5部小说。他的作品曾入围雨果奖,两度入围星云奖。而这两项奖项被称为最具权威和影响的世界性科幻大奖。

编辑推荐
在暴风雪肆虐的白令海偏远小岛上,他为祖祖辈辈以捕猎为生的爱斯基摩孩子上课。他并没有给这里的孩子贴上“朽木不可雕”的标签。他并不觉得这是一群调皮捣蛋不服管的“笨”学生。他想让这里的孩子了解小岛之外的世界,学习更多的知识。
他心怀热血有韧性的努力和坚持,无私的奉献,带领着这群孩子,参加了全美国有史以来难度最高的知识竞赛,即“国际未来问题解决项目”大赛,最终拿到了全美总冠军。
他艰难的开始竟然获得如此不可思议的成绩,哈佛、耶鲁、斯坦福、麻省理工、西点军校……纷纷向这些偏僻小岛的孩子们敞开了怀抱!
他无愧于全美最好的教育工作者,最杰出的学业教练。
他创造了美国阿拉斯加有史以来的教育奇迹。并为这里的每个孩子提供最优质的教育。
他不仅教会了爱斯基摩孩子们如何赢得比赛,还教会了他们如何获得幸福的人生。
★通过这本著作,你一定会体悟到:
最好的教育,不只传授知识,更会激发孩子们的创造,即:创造性思维和解决问题的能力,并鼓励学生放眼未来,思考未来。
最好的老师,就像乔治•古斯里奇一样,无私的奉献,无私的坚持,并创造教育的奇迹。
最好的学业团队必然需要相互帮助、彼此信任,真诚沟通、相互鼓励。一个好老师也一定可以创造孩子们的大未来。
★在此,恳请从事教育的工作者和天下父母们:
从小发现孩子们之间互助学习的力量吧! 让他们的天赋从小获得自由!
因为,孩子比我们想象的要伟大!孩子,让我们敬畏!
每个孩子都应该享受最优质的教育!获得最幸福的人生!
★本书献给为每个孩子提供最优质教育的老师和家长们。
★也献给关心中国教育、关心中国教育改革发展伟大进程的您!
文章试读
甘贝尔,我们来了 贵雅吉喔?贵雅吉喔! 丹尼尔校长
爱斯基摩时间 我的各种奇葩学生 好老师永远是好老师?
安克拉治之旅 下……雪……了…… 未来问题解决项目
第一次练习 “超人”墨瑞 加油!加油!
第一次模拟测验 爱斯基摩人的处境 “什么”和“为什么”
州赛资格测验 可以参加州赛啦 享受州赛之旅
Q&A

Q: 从《翻转人生的教育》中得知您是为了自由而选择去阿拉斯加的边缘之岛——圣劳伦斯岛,而且是携全家人一同前往。去之前您了解过原住民区爱斯基摩文化和当地孩子的教育情况吗?了解多少?
Form this book, I know that you decided to the island of Saint Lawrence island in Alaska because of the freedom, and together with your family. Before you went to there, have you ever known the native Eskimo culture and children's education in the local situation? And how much do you know? Would you please tell me anything about it?

A:我在去圣劳伦斯岛之前对爱斯基摩文化一无所知。事实上,除了6个非洲裔的学生之外,我从未教过任何白人之外的学生。我们在到达圣劳伦斯岛之前也没有接受过任何培训。的确有一个长达两个小时的培训,但我和妻子因为航班的问题错过了这个培训。我去那里不是为了自由,也不是为了探险。我过去全职写作,但我有些想念教室了。这个工作的报酬几乎比我大学的工作薪金要高出三倍。我妻子的表亲们教过爱斯基摩人,但他们从未和我们详谈过。我问妻子她是否愿意到一个爱斯基摩村庄任教,我以为她会拒绝,那样我就会接受那个大学所提供的工作。但她却说:“当然愿意。”当我们面试的时候,面试官——之前在那里担任校长——对我们撒了谎。他说那里一直风平浪静。但他没有提到有学生曾把他打晕,还有人曾试图用武力闯进校长公寓,另外一个学生则把老师的房子点着了,而当时老师们还在房子里。

Q:到达目的地后,面对恶劣的生活环境,是什么动机促使您和妻子、孩子坚持要留下来的呢?
After arrival, in the face of poor living environment, what is the motivate that make you, your wife and children insisted on staying there?

A:我们是一个一旦开始就会坚持到底的家庭。恶劣的生活环境并没有给我们造成困扰。我妻子生在一个非常贫穷的家庭,生长环境很苛刻。我能住豪宅也能住陋室。这对我来说关系不大。我们把所有积蓄花在寄行李到岛上,然后又买过冬的食物,再加上冬天的棉衣等等(虽然最后大部分都没用上)。我们决定在那儿待5年。当然,最后我们在阿拉斯加待了33年,虽然现在我在办理明年的退休手续,但我也计划以后每年去那里住上一段时间。

Q:当您给孩子们上课时,看到孩子们在课堂上的种种行为表现,如无视课堂纪律、不尊重老师等,您当时的想法是什么?有什么对策?
When you teach children in class, and see them all kinds of behaviors in the classroom, such as disregard the classroom discipline, lack of respect for teachers, and so on. What do you think? And do you have any good strategies to deal with them?

A:孩子们的行为要具体情况具体分析,但有一些基本准则。第一,不要溺爱孩子或像个国王一样颐指气使,发号施令。换句话说,不要纵容孩子——他们会利用你的好意反过来对付你。另一方面,也不要对孩子们破坏规则过于在意。挑战权威是成长过程的一部分。因此,班级纪律要尽可能简化。比如,我培训的一个新任老师非常生气,因为有一个学生总把脚放在桌子上。但只要这个学生在学习,这又有什么关系呢?如果他摔倒伤到了自己,那是他的问题。他的年纪已经足够对自己的行为负责。第二,不要把孩子,尤其是男孩子,逼得走投无路。要坦然给予他们改正错误的机会。如果你把一头受伤的野兽逼到绝境,你得给它留条逃生之路。不然它别无选择,只能攻击你。这个道理同样适用于孩子。第三,使用我说的“位置”原则。如果你走到桌子旁边,不要站在那儿。那样就把学生们置于一个屈从的位置,他们只能仰视你。另一方面,也不要弯腰俯在桌子上。这会让学生们感觉你在像母亲一样照顾他们。你是一个教育工作者,不是他们的父母。因此,当你走到桌子旁,要放低身体,确保和学生们在同一高度。这样,你和学生们的眼神以及思想才会在同一个高度上有交流。

Q: 当您接触到“未来问题解决”项目时,您首先弄懂了这个项目最基本的规则和解题过程,那您又是怎么理解并把这个项目浅显易懂的传授给孩子们的?
When you come into contact with the project named "future problem solving" , you learn the most basic rules and the problem solving process first, so, what is your understand about this project and how can you make the project easy to teach children?

A:由于暴风雪的袭击,我几乎对这个项目或教学方法一无所知。我一开始方向就错了——我的开题是“从萨文格(村庄名)转移一头大象”。这是要解决问题,但这个场景太不真实了,很荒谬。而且,我意识到对于爱斯基摩人来说,更为关键的是问题识别。我们花了90%的时间在识别和分析问题上,而不是试图解决问题。这很符合爱斯基摩文化,即不要犯错。犯错意味着死亡。顺便说一下,这个观念似乎也很符合亚洲文化。美国人急于尝试,解决问题的时候对所有变量不加识别。所以我们也用这种方式发动战争——我们以为会解决问题,但事实上却造成了更多的问题。亚洲人似乎把事物考虑得很仔细,很全面,这和爱斯基摩文化中的任务分析很相似。如果我们把这个过程和以英语为母语的人那种不多加分析就解决问题的需求结合起来,那我们就真的拥有了强大的力量。日本的汽车制造业大多由白种美国人开办,这并不是巧合。日本人对汽车行业及其可能带来的问题进行分析,由美国人提供创意。如果我没记错的话,相似的情形在日本海苔行业也发生过(我在美国曾经历过类似情形)。
让我们回到课堂上:简化班级纪律。我唯一的要求是“成熟一点”。如果学生开始不守纪律,我只要把门打开——幸运的是,在我授课的两个爱斯基摩学校里,都有通到外面的门——并解释无论他们在不在学校,我都无所谓。这样我就避开了他们的杀手锏:他们认为老师会不顾一切把他们留在学校。我不在乎他们待不待在学校,我也明确地告诉他们这点。我喜欢教学,我对此也很在行,但我并不是来打击孩子的自尊心的。我做的只是缩小他们的优势,让他们意识到他们不会惹怒我。我在课堂上公事公办。当马歇尔站在桌子上威胁着说要把我从窗户里扔出去的时候,我装作对此毫不在意,只要他在学习。这对他们来说只是个游戏,我清楚这点。只要他们在学习——高效率地学习——我对别的小事并不在意。
我给了他们一个很大的诱惑,这大大简化了他们学习的过程。他们开始学习“解决未来问题”项目是因为可以赢得一次前往安克雷奇的免费旅行。第一年的时候我们都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我们取得第二名的成绩几乎就是个意外。当我告诉他们第二年我们会赢得州冠军的时候,他们相信了。就像书中提到的,我花了很大力气来说服八年级(现在是九年级了)的女孩们。每个学生都有不同的参赛理由,我只是找到了那个“按钮”。默尔想要证明爱斯基摩人有竞争的能力,鲁美(Romie)想要赢(也为了她在狱中的哥哥而赢),卡莎想要学习写作,等等。我从未想过我们会夺得全国冠军。在这件事上孩子们大大超出了我的期望。像书中提到的那样,参加国家级比赛的时候我只希望他们能做到尽力而为。但我们赢了,还赢了两次。

Q: 《翻转人生的教育》中,您为“未来问题解决”项目找到了“什么为什么”的解题方法,打开了孩子们的想象力,孩子们因此和您的关系发生了改变,您觉得他们是从这时开始信任您、尊重您的,还是在别的什么时候把您当成他们真正老师的?
In this book, you found "what is why" problem solving method for the project of future problem solving and opened the imagination of children. So the children changed the relations with you. Do you think it is in this time that they began to trust you, and respect you, or in the other time that they regard you as their real teacher?

A:我感觉他们从第一天就开始信任我了,就在他们问我准备待多长时间(或“你是干到圣诞节就离开吗?”)的时候。我告诉他们我计划待5年,我想他们意识到我说的是真的,尽管他们因为这个而取笑我。老师们来了又走,他们对学生们的信心不足以令他们对学校做出承诺。此外,我在第一年给了他们很可观的自由时间,再加上那年有考核,老师的工作日有很多。那年有很多天学生们都不用上学。当然,我们在州级考试取得名次后,跟已经上了高中的学生打交道变得比之前容易了很多。问题出在刚上九年级的女同学身上。因为她们的考试分数很高,我们让她们加入了“解决未来问题”项目。那年我们把这个项目当做课程来讲。直到后来我们才发现她们八年级的时候考试成绩这么好是因为当时的老师作弊了。

Q: 在阿拉斯加未来问题解决项目办公室信中说:您不仅教会了爱斯基摩学生如何赢得比赛,也教会了他们如何赢得人生。这些您曾经教过的学生,现在都走向了怎样的人生呢?
In the letter from The Future Problem Solving Project Office in Alaska said that:"You not only taught the Eskimo students how to win the game but also taught them how to win in life."These students that you ever taught, now own what kind of life?

A:正如我的书结尾说到的那样,这些孩子都在各个方面获得了成功。默尔成了一名猎人,马歇尔成了一名猎人以及岛上企业的领导者(有几个女孩长大成人也在这个企业工作),卡莎嫁给了如今闻名于世的雕刻家布恩,阿尔文如今也成了著名的雕刻艺术家,梅雷迪斯做了世界最大的遗传工程材料制造企业的总经理,格雷琴在一所高中教授科幻小说和奇幻文学。(无独有偶,格雷琴也带领当地一个村落的学生们获得了全国冠军并打破了全国最高分记录,然后又带领她寄宿学校的高中团队获得了全国冠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