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青博士谈国人学英语:小留学生出国前最应做的准备

所属专题:绘本资源汇总库  来源:王青博士新浪博客    要点:王青博士谈国人学英语  
编辑点评: 王青博士,美国洛杉矶加州大学(UCLA)应用语言学系博士,所在系其专业排名是多年的全美第一,美国的文科博士学位平均完成时间是七年半,王青花费八年时间终于在顶尖专业获得学位。对于英语学习,看看王青博士有什么看法吧!

暑假,各个年龄段申请出国的小留学生们大致也都确认了行程,开始兴奋而期待地做着出国的准备。如果说还有个把月就要出国了,最值得做的准备是什么呢?不少人来问我关于英语怎么准备这个问题,其实关于英语水平的提高,那是细水长流的事情,我会另写一篇博文专门来说,反正不是一个临时抱佛脚准备考试的概念,在这一点时间里怎么准备意思都不大。那么临出国了,最应该做的事情是什么呢?

找一家学校或单位的公共食堂,让孩子吃上半个月一个月的大食堂,这是最值得做的出国准备!

我们拿国内出门上学的经历做个类比,因为现在离家住校上中学的不多了,得拿到外地上大学的例子来对比。学生到校以后,意见最大的事情会是什么呢?

会是食堂的伙食。

这是一个永恒的话题。学生提的、大人问的,首先就是伙食。学校行政如果出面跟学生沟通、听取学生对学校的意见,收到最多的意见也必定是伙食。如果父母生活阅历比较丰富的、或是从事过行政后勤或服务性行业的经营管理的,其实就会了解这是一个无法解决的终极矛盾,根本就是一个众口难调的事情,谁提意见都是一大堆,可真要是让谁来做这个管理,也都高明不到哪里去。不过,这样的事情对于年轻的学生会有多大的影响呢?

首先就是一个拓宽视野的事情。别小看伙食意见这点小事,却是深层次中国文化的一个集中表现。“油煎大头鱼,未庄都加上半寸长的葱叶,城里却加上切细的葱丝”,对于阿Q来说,城里用葱叶就是错的,可笑的。不管用什么样的标签来贴中国传统文化,“正统”的价值都是根深蒂固的,只要跟我们熟悉的事物不一样的东西,就是不正统的,错的,甚至可笑的,所以放葱叶放葱丝这样的差别是要争出一个正统的。到了中国大学的食堂,都不说吃米还是吃面这样比较大的生活习惯的分歧了,对于红烧肉里该不该放糖,也一定要争个死去活来的,而且有机会提意见的时候这样的意见一定会出现。

既然决定了出国留学,就是做出了放眼世界的人生选择。可是如果在这个放眼世界的过程中,心里总是要带着一把“正统”的尺子,这个眼光可就放不了多远了。就饮食本身来说,“放葱叶”、“放葱丝”都还同样是在处理大头鱼的范围里来讨论,毕竟“大头鱼”还是可以接受的。可是如果到了国外,饮食上天差地别,这样看问题麻烦可就大太多了。

说当年我留学时碰到的例子。UCLA有一种学生公寓,学生做一定的勤工俭学工作,比如打扫卫生、做饭等,来换取很低的房租。美国餐里沙拉是最普遍的一道,中餐午餐是餐餐都要有的,可是生吃蔬菜中国学生很不习惯,他们基本上就是扔掉,或是在实在吃不到炒菜的情况下,放进微波炉里去烤熟。结果这些做法引起了做饭的其他族裔学生的不满,认为中国学生不尊重他们的劳动,最后终于爆发出了一次强烈的冲突。这可以说是饮食文化差异带来的比较严重的麻烦了。

现在的美国,对于国际学生和国际文化比较接纳的地域多半也是拉丁裔较多的地方,偏偏墨西哥食品不太适合中国人口味,这时,留学生对于学校或寄宿家庭的餐食就是从嘲笑到抱怨,意见一大堆,会用“老墨餐”来统称这一类风格的食物,把他们最常吃的一种薄薄的饼(tortilla)称作“老墨饼”,甚至学校做饭卖饭的员工,一般都是拉丁裔,都被称作“饭婆”。都不说这些带有侮辱和歧视的字眼对于孩子们进入不同文化后的视野开拓和今后的文化融入会带来多少障碍了,单说像tortilla这一类食物本身,它们的西班牙语词汇已经是现代美语里最基本的常用词汇了,中国的课本或词典里或许没有,可是到了美国,对于这些天天出现在身边的词汇,因为自身的文化封闭而不去尝试和了解、不去“睁开”耳朵听,英语又怎么进步呢。


                 (tortilla)

再看我一个会汉语的老美朋友的态度。有一种在美国很流行的墨西哥小甜点叫churros,如果到了洛杉矶的迪士尼、环球影城这样的关键景点,里面都在卖。这个词一般的英汉字典里查不到,Google翻译成“油炸面包”,而我这位朋友每次跟中国人解释为“墨西哥油条”。看看图片,算是最形象的一个叫法了。


              (churros)

不过这个东西是甜的,而且在拿给顾客之前还要撒上一遍糖,偏偏这个糖里还掺了一种叫做肉桂(cinnamon)的调味料,是西方很多国家甜点里很常用的,比如我们经常听到的“法国吐司”(French Toast)里面的一道关键调料就是它。就是这个肉桂很不合中国人的口味,所以对于churros,好多人往往是吃了一口之后,就把它列为“葱叶”了,从嘲笑到痛骂。要知道中国用重油炸出来的油条,对于我那个老外朋友来说也是很难适应的,不过人家尝试了、学会了这个词,还在跟外形相似的墨西哥食物做上了类比和联想,这才是一个放眼世界、学习不同语言不同文化的态度。

现在资讯发达,孩子们不会再像当年阿Q未庄的人们那样没有见过城里的油煎大头鱼了,可是这个文化“正统”的潜在视角还是根深蒂固的存在着。孩子在国内经历的越少,将来出国“看不惯”的东西就越多,面对的文化休克就会越严重,在国外适应学习和生活的前景就越不乐观。让孩子尝试一下大食堂,至少让他们感受一下天底下吃饭的方法有很多,不只是有“妈妈做的”什么什么,这可是为孩子将来能够“放眼世界”在做实实在在的准备。

大人就会想了,孩子马上就要远涉重洋了,还不给他们弄点好吃的,还要他们去吃食堂?客观地想一下,现在的孩子从小到大,缺过好吃的吗?临走前给根本就不缺好吃的这些孩子们拼命灌好吃的,他们并品味不出其中的好来。反倒是等到一年以后的暑假他们再回国探亲的时候,他们对从小吃惯食物的思念才会体现出来。我见过探亲的孩子大街小巷找油条吃的,也见过到过在餐馆吃饭时点的每一道菜都是茄子的。所谓妈妈的菜是天下最好的菜的说法,其实就一种心境的表现,也只有孩子远走天涯以后才能真正体会得到。这本身也正是让孩子行万里路、出国留学的人生价值。

这些不愁吃穿的独生子女孩子们一路成长起来,最缺的就是对不同的人和事的包容和宽容。我们的孩子可以很容易地抱怨食堂的伙食,可是就从来不会想到,食堂本身却是在努力地做着能让大多数人都满意的最好饭菜。孩子到了国外,特别是进入了寄宿家庭,也从来不会意识到人家一定会是真心对待外国学生的,把自己最好的东西、或是自己家里最习惯的事物拿出来招待学生的。比如大量的美国家庭早餐吃冷牛奶冲的麦片,英文叫cereal(谷物),汉语里没有对应的词汇和概念,不大好翻译。我儿子小学里统一提供的午餐,有时候主菜都吃这个。冰箱里拿出来的牛奶就这么吃,中国人是很难习惯,所以到了美国生活在寄宿家庭里意见最大的地方,往往就是这一道早餐。要知道生活和饮食习惯有不同,这是最正常不过的事了。可如果总是怀揣着一把“正统”的尺子,无意识之间就习惯性地从负面角度看问题,认为是人家对自己不好,事情可能就会进一步走向阴暗面,慢慢的美国不好、出国留学的选择不好这些终极的负面想法都会出现,孩子的文化休克期会拉得很长、甚至于永远都适应不过来。在国内吃吃大食堂、努力理解一下食堂的员工也是在努力工作的,只是餐食自然不能做到跟家里或是酒楼里一个水平,或是有时人家根本就没认为一定得用“葱丝”,对于出国后的适应也会很有帮助。


                  (美国小学午餐里的cereal)

出国之前,不去“突击”吃山珍海味,简单地吃一下大食堂,还有一层好处。中国文化怕是世界上最讲究“吃”的一种文化了,这不需要多说。可是美国文化又偏偏是世界上最不讲究“吃”的。看一个对比的例子,在92年巴塞罗那奥运会上,中国记者就特别想知道聚集了NBA所有明星的美国男篮“梦之队”吃什么,结果发现乔丹们往往就是在街头吃一个麦当劳。而到了96年的亚特兰大奥运会,中国代表团就抱怨伙食里没中餐,结果华人社团给中国代表团送餐、送红烧肉就成了中国媒体竞相报道大新闻了。要知道,美国的球星们根本就不会把比赛的胜负跟伙食联系在一起,同样到了美国的学校,伙食非常简单,也不一定有统一的午餐时间,排课可能就顺着排下来,孩子就必须匆忙短暂地吃一点东西,一些适应力若一些的孩子就会感到意见大的不得了,而其实就没有意识到,人家根本就没拿这个吃当回事。吃一段时间大食堂,甚至体会一下去完了就没有好菜吃、甚至于就没吃的了,就能帮助孩子把这个“吃”字看淡,到了美国也就没有那么难适应了。

出国留学,在经历一个短暂的大约一个月的什么都好、什么都新奇的“蜜月期”以后,就会进入一个6-18个月的“文化休克期”。这个休克期拖得越长,孩子要在美国站住脚的困难就越大,好多半途而废的小留学生往往也就是一年以后打的退堂鼓,属于没有成功适应的个例。出国前在知识文化方面准备得越充分,休克期度过得就会越快越顺利。借助大食堂,先部分搬开饮食差异这个障碍、迈出将来走遍天下的第一步,实实在在是一件很值得去做的出国准备。

 

>>点击查看绘本资源汇总库专题,阅读更多相关文章!

最新2018王青博士谈国人学英语信息由沪江育儿网提供。

最新文章

请输入错误的描述和修改建议,建议采纳后可获得50沪元。

错误的描述:

修改的建议: